职路红颜赵凯丽杜山小说最新章节(在线阅读)

人气小说《职路红颜》是来自浪天成所编写的职场风格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凯丽杜山,小说文笔超赞,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一次偶然的汇报,遇到了三棵树镇的女镇委书记,并发现了她的秘密,此后两个人在官场上结伴而行,情感和官路双双丰收……

《职路红颜》 第11章 丢官与升官 免费试读

杜山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还没等坐下了,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他已经感觉到,这个电话是来者不善,一定是给他带来不好的消息,但他也不能不接,就慢腾腾的走过去,接起电话,冷淡地说:"你好,我就杜山,你是哪位?"

那边是个女人的声音,说:"我是镇党政办公室,姓宋。你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,我跟你谈谈工作的问题。好了,我等着你。"

这个姓宋的女人,啪嗒一声就把电话挂了。这个姓宋的女人叫宋玉红,是镇党政办公室管理一般干部的组织委员。

杜山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一下,然后就来到了二楼的党政办公室。宋玉红是个30多岁,戴着眼镜,面孔呆板的女人。这样的女人感觉到一点儿青春都没有,跟同样是党政干部,但漂亮的异乎寻常,又风情的让人震撼的赵凯丽那是没法相比。

看到杜山痴呆地望着自己,宋玉红用手中的笔击打了一下桌子,提醒他说:"杜山,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你在想什么?"

杜山看到宋玉红向自己射来一股不满的目光,他马上笑着说:"对不起宋大姐。刚才我的脑子有些溜号,在想着昨天晚上的梦。没想到还真是应验了。"

杜山这句话让宋玉红感到奇怪,又有几分好奇,杜山这个年轻男人,在整个柳毛河镇党政机关的女人中,很有几分眼缘,都喜欢多看几眼,就跟一个漂亮的女孩,进到男人堆里,恨不得都被男人那个贪婪的目光所吞没似的。

宋玉红刚才那个不高兴劲儿不见了,问道:"你做的梦,你做的梦难道跟我还有关系吗?"

杜山走近了几步,在宋玉红面前的椅子上坐下,脸上浮出几分神秘的色彩,眉飞色舞地说:"我昨天晚上的梦还真是很有意思。我走进了一个很大很宽敞的办公室。那间办公室真是金碧辉煌,漂亮极了。在我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又年轻又漂亮,气质飞扬,显得非常高贵的女人。在她面前,我是站也站不好,是坐也坐不下,那个人微微一笑,对我说,你这个小子,真是不懂事。你好好的跟着***。我保证亏待不了你,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呢?我可是上级派下来的。我刚才走进来的时候,忽然就想到了我昨天晚上做的这个梦。宋大姐,我觉得你马上就要升官了。"

宋玉红脸上露出了笑容,说:"真是胡说八道,我就是柳毛河镇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不过,你做这个梦,说你见的人是上面派下来的人,就是代表升官,这里面真是挺有意思,我正在往县里办关系,我估计这两天就该有消息。也可能是你进来,能给我带来好消息。

杜山说:"我哪有那本事能给你带来好消息?我倒是等着你向我传达好消息呢。"

宋玉红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。她看着杜山,一本正经地说:"杜山,我让你到我这里来,是跟说一下你工作调动的问题。情况是这样的,镇领导对你非常重视,让你到大岭村里蹲点,你把新农村建设办公室副主任的工作交代一下,今天下午就到大岭村去。你可以在大岭村住下来,因为大岭村给你安排了宿舍。你到大岭村的工作,就是了解和掌握基层选举的问题。据说这个大岭村有些贿选行为。这件事做起来也不急,慢慢来吧,是吧?年轻人,到基层锻炼锻炼,对将来的发展是更有好处的。你看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?"

杜山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,居然把他发配到村里,去了解贿选问题。这个问题是最糟心的问题,他本以为只是把他新农村建设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剥夺,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一下子就把他打入冷宫,让他再也没有出头之日。

想到这里,他的态度就变得恶劣起来,对眼前这个女人也就没有好气,就说:"我有什么交代呢?我又没犯什么错误,都是孔胜利对我打击报复。也好,我离开这镇党政机关,眼不见心不烦。"

杜山说着,站起身就要走出这里。这时,宋玉红的手机响了。宋玉红对杜山摆摆手,示意让他再等一会儿。

宋玉红接起了电话,忽然,就听到宋玉红惊喜地叫道:马书记,真是太感谢你了,好好好,我明天就去报到。好的好的。"

宋玉红放下电话,看到还站着那里的杜山,突然跳到杜山的面前,猛地把杜山抱了起来,在杜山的脸上亲着。高兴地说:"杜山,真的太感谢你了,是你给我送来的好消息,是你是你给我带来的好运。知道是什么好消息吗?是我到县委宣传部当副部长去啦。哈哈,真是谢谢你!"

杜山心里骂道,你谢***个屁,那个梦都是我编出来的。

看着宋玉红高兴的样子,双手还搂着她的肩膀,这人一升官就高兴成这个逼样,而自己却丢了官,还被发配到村里,搞什么贿选调查,说穿了,就是把他远远的踢开,镇里不容他这个得罪了镇委书记的人。

他忽然感觉到宋玉红的身体在微微的动着,虽然宋玉红这个女人相貌一般,却有两坨好看的***。这两个东西就在自己的肩膀处,他的心里一阵发坏。用他的肩膀,在那两个东西上拱了几下。

宋玉红猛的松开手,脸刷的红到耳根。她分明感觉到,杜山那壮实的肩膀对她的侵略,而且这个地方还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。

宋玉红压低声音说:"你这个坏小子,真是太放肆了。这可是我的办公室。"

虽然在语言上对杜山表示不满,但杜山却感觉到,从宋玉红的手上,传递出让他难以置信的信息,宋玉红的手已经放到了他的腰间,往下发展了足有半尺,再往下就是他那个特别的地方。他也作出剧烈的反应,说:"宋玉红,你是把我当成你的老公,还是你就这德性?我可告诉你,这可是在你的办公室。一看你就是个贱女人。喜欢被艹的货。"

杜山转身要开门离去,就看被自己骂了的宋玉红一副***样。也许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骂过她,或者说没人用这么肮脏的字眼骂过她,这让她一时难以接受。但她马上就知道,自己刚才对杜山的态度,是自己被骂的主要原因。

如果说男人都喜欢柔弱的女子,那么女子就喜欢强势的男人。就像女人都喜欢让强大的男人攻击一个样。

宋玉红的心里先是不舒服了一下,马上又浮现出喜滋滋的笑容,温婉的说:"杜山,看你说的话多难听,我宋玉红是那样的人吗?女人都是被男人那样弄的,我宋玉红当然也不例外哟。不过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可真难听。我也不生你的气。下去以后好好干。机会总是有的。我也知道你这次下去的原因是什么。"

杜山不再说什么,摆摆手,开门走了出去。他也不能开镇里的车了,只好打好包,背在背上,就向镇里的长途汽车站走去。

从镇里到大岭村,足有五十几公里,大岭村在柳毛河镇的南边,在往西十几里,就是三棵树镇的境地,镇委书记孔胜利,把他发配到柳毛河镇最偏僻的一个村,却紧靠赵凯丽所在的三棵树,这样的安排,似乎是对他的一个莫大的讽刺。

还没走到公共汽车站,一辆小汽车就吱嘎一声,停在了杜山的身边。一个娇媚的女子就探着头,用十分惊奇的眼神儿,看着杜山说:"杜山,这不是杜山吗?你这是要去干嘛去?怎么还带着行李,带着这么多生活用品?"

杜山转头一看,他微微一怔。这不是赵凯丽的妹妹赵凯飞吗?他并不知道赵凯飞是做什么的,但都感觉到这个赵凯飞是个不一般的女人,好像是做什么买卖,是个老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