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清然宁抉的小说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小说免费阅读

热门好书《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》由知名作者墨中花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,男女主角是萧清然宁抉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一觉醒来,萧清然失去记忆,老了十岁,从新嫁娘变成俩娃的娘,还在和王爷夫君闹离婚!老公,孩子,王妃之位,十年后的自己,说不要就不要了?!萧清然两眼一黑,在宁抉和离书都给她写好时,一屁股坐在男人大腿上,环住他脖子,目光真挚明亮,声音妩媚:“夫君,我好喜欢你,不想离开你和宝宝。”宁抉:虚伪,小骗子!然而,明知萧清然在说谎,他却不受控制的被她蛊惑……

《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》 第四章 夫君,我好想你 免费试读

专注看镜中自己的萧清然,浑然没有察觉平阳郡主已经她气的浑身发抖。 “萧清然,你,你......”她抬手指着萧清然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 她从前还觉得萧清然虚伪,不管她怎么明里暗里的嘲讽她,她都不动声色。可是如今,萧清然不装了,她又被气的眼前直发黑。 “你这个***!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!你一把年纪了还成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,你根本就是在外面有了奸夫吧?你一心想和哥哥和离,也不过是为了和你那奸夫过去是不是?行!你给我等着!我要让你一穷二白的滚出岑王府!我马上就告诉我哥,让他休了你!” 素来不反抗的人,一下子直戳她的痛处,平阳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。当下什么都顾不得了,一心只想让萧清然难堪。 “茉儿,快来姑姑这里。你娘那个女人会败坏你的名声,你快离她远一些!” 宁茉早就被平阳这狰狞的模样吓的不知所措了。虽然平时娘亲与姑母也有不和,可从未有过这般激烈的矛盾冲突。她紧紧的抱着萧清然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 抱紧了怀中瑟瑟发抖的宁茉,萧清然猛地蹙眉,看向了一旁正在撒泼的宁玉,厉声呵道:“给我把平阳郡主请出去,这里是岑王府,不是大街上!岂容她这般撒泼?” 她话音未落,宁玉便立刻反驳道:“萧清然,你放肆!这里是岑王府,是宁家!我姓宁,你姓萧,该走的人是你才对!” “我是岑王府的女主人,这里我说了算。更何况你已经嫁出去了,那便不是宁家人。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给我动手!”萧清然懒得与她废话,手一挥便让周围的下人动手。 一旁的婆子们自然晓得该听谁的话,她们客客气气的上前想要请平阳郡主出去,然而平阳根本不配合。 无奈之下,便只得几人一起将平阳架了起来。 平阳气的浑身发抖,她几乎不敢相信萧清然有这个胆子这般对她! “萧清然,你......你给我记住了!今天的事我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!等我哥回来,我不叫他休了你我就不姓宁!”她挣扎不过那几个大力的婆子,生怕继续失态。 萧清然看着宁玉那略微有些狼狈的模样,若有所思。她摸了摸怀里的宁茉柔顺的头发,唇角微勾。 果真是她想的那样,这宁玉没什么脑子,估摸着近来京城里有关于她的消息实在是太多了,她便被那些人撺掇着第一个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。 别人都以为她是要和离,估摸着等着看好戏呢。只可惜啊,她就是觉得自己钱多身份又金贵,想好好享受一下罢了。 至于和离?那是傻子才做的事。 至于她今日和平阳发生的这些事,萧清然就更加不会放在心上了。 若是她还是十年前那个刚刚嫁进王府的新王妃,对于平阳她多少是要忍耐着的,毕竟还得在王府站稳脚跟。 可她现在都进入王府十年了,哪里还用得着顾忌她?这平阳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她在府里早就没了什么地位。 正轻声安抚着怀里受惊的宁茉,却又有下人走到了跟前,“王妃,王爷回来了。” 一旁挣扎着不愿离开的宁玉,一听这话,直接放肆挣扎了起来,“哥!救命!萧清然造反了!哥!” 听着宁玉聒噪的大吼大叫,萧清然也丝毫不慌。 虽然不知为何岑王提前回来了,可对于萧清然来说,她是一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对付他的。 到底,是她的枕边人。 不一会儿,便有一玄衣男子,步履匆匆的走了过来。 他戴着一个白玉冠,一袭玄衣,却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似有暗流涌动。他星目剑眉,鼻梁挺拔,身材高大,一身贵气由上而下的散发着。 只是他眉头微蹙,看上去心情不大爽利的样子。 还未走近便听见了自凉亭那里传来的大吼大叫声,宁抉便越发不悦了,心中更是烦躁了起来。 方要走向凉亭,却忽见一道白色的身影自远处走来。他尚且还未反应过来,便有一阵淡淡的幽香先弥漫散开在了他的鼻翼间,紧接着,腰间便倏然一紧,他整个人都被紧紧的搂住,“夫君。” 宁抉整个人浑身一僵。 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。本来政务上的事就已经让他很头疼了,待一回府,就听见妹妹那宛若泼妇一般的大吵大闹便知道府里是又不得安宁了。 本以为又得应付这些鸡毛蒜皮的事,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,还未见到妹妹上前来哭诉撒泼,首先迎来的竟是萧清然将他抱了个满怀。 这般场景,恐怕只有六七年前才会出现。新婚燕尔,儿女又刚刚诞生,那会儿是他们感情最好的时候。 可现在,他与萧清然早已没了激。情,往日的恩爱也皆被时间一一消磨。甚至近来,他们的关系都已经走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。 萧清然主动抱他?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 宁抉僵硬着身子好一会儿,方才动了动手指,等他的手轻轻抚上了萧清然后背那柔软的长发时,他方才回过神来。 莫要说宁抉愣了,凉亭里的人也都看呆了。 就连方才大吵大闹的宁玉也傻了。 这萧清然......是不是真的脑子出了问题?这般大庭广众之下投怀送抱,莫说是现在,便是十年前新婚燕尔她都没有见她对她哥这么亲热! “夫君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萧清然抱够了,这才终于松开了手。 她仰头看着宁抉,目光真挚明亮,一本正经的说着谎话,“夫君,我好想你。你不在府里的这些日子,我真是茶饭不思,人都瘦了好几斤。眼下你平安归来,我这一颗心才终于落了下去。” 宁抉看着眼前这张明媚动人的脸,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恍惚。 不知为何,他总觉得萧清然是不是哪里有了一些变化......